logo

bar_normal

我的睡眠美學

2016/07/09 天氣晴

清醒著(或許吧?)

我抓了把 參雜著安眠、抗憂與鎮定功能(據說)的 可愛小藥丸
和著 甜到令人不自覺打個冷顫的50cc炙喉穿腸液體
以貌似溫柔又暴力的 矛盾動作
讓輾轉難眠於眼前的倒影一口 咽下

灼傷食道的60秒內(因強迫症而養成的習慣性倒數動作)
視網膜 被執行了個熟悉的 指令
Edit > Image Rotation > 90°ccw × 4次
我 看著 我
蜷曲身軀如同泡了水的紙團 逐漸舒展開來
意識緩緩滑入無重力的狀態中

在睡夢中?在夢中睡?
在睡夢中睡?在夢中睡中夢?
在睡夢中睡中夢?在夢中睡中夢中睡?
在睡夢中睡中夢中睡?在夢中睡中夢中睡中夢?
幹!再想嘛~都不用睡了是吧?

如果Christopher Nolan所執導的《Inception》是個事實
那麼 我將有充裕而優雅的時間
繼續尋找延續這不得不的弔詭睡眠模式

只是
匆忙中(亦或許是刻意的)
我忘了把分辨夢境或現實的totem一起帶來

But, so what? who cares?! ^.^